当前位置:首页 > 房产 > 资讯 > 正文

丈夫离婚期间瞒妻抵押房产 离婚后妻却被告上法庭
2016-06-11 14:34:31???来源:???评论:0 点击:

屋檐下的那些官司……

为借钱丈夫擅自抵押夫妻共有房产

离婚后她却被告上法庭要求一并还债

前夫和债主恶意串通被法院“否决”

广西新闻网-当代生活报记者 王斯 通讯员 聂凯

周某和妻子阿秀(化名)闹离婚,双方约定房子、车子都归周某,周某则给阿秀40万元补偿。可离婚后,周某的朋友陈某却拿着一张40万元的借条,将这对曾经的夫妻告上了法院,要求两人一起还钱,声称两人通过抵押房产找他借钱,并提交了一份房屋抵押合同。随后,阿秀又将前夫和陈某一起告上法院,要求确认房产抵押行为无效。近日,南宁市兴宁区人民法院认定,周某在与阿秀离婚期间,瞒着阿秀将两人共有房屋抵押给陈某,属于恶意串通损害阿秀的利益的行为,该抵押行为被判无效。

夫妻“战争”

据了解,周某曾在他与阿秀婚姻存续期间向朋友陈某借款40万元,同时,周某用这笔钱购置了一套房产,并登记在自己名下。2014年3月,阿秀向法院起诉离婚。3个月后,经法院调解两人离婚,双方约定作为两人名下的房子、汽车都归周某,周某在4个月内支付给阿秀40万元。

可就在周某和阿秀闹离婚时,周某又找到陈某,签订了一份《抵押(借款)合同》。该合同除对之前的40万元欠款及利息进行了重新确认外,还约定将周某名下的房屋抵押给陈某,两人于合同签订当日办理了房屋的抵押登记手续。

?

债主突现

周某夫妇离婚后,陈某遂在向西乡塘区法院起诉,要求周某及其前妻连带偿还前述40万元借款,并向法院递交了《抵押(借款)合同》作为证据。阿秀莫名其妙欠下一笔巨款,于是将周某和陈某一起告上兴宁区法院,要求确认周某将房屋抵押给陈某的行为无效。

法庭上,陈某说,该房产设定抵押权时,他并不知晓周某已婚。由于他确实借款给周某,且办理了抵押登记,应属于善意取得,不应认定抵押行为无效。对此,阿秀不认可。阿秀说,陈某是房产管理部门工作人员,他提供的房产管理部门在被抵押房屋的档案中存档,有她和周某的结婚证复印件,可以证实陈某应当知晓她与周某已经结婚的事实。

法院审理

兴宁区法院调查后确认,周某的确有向陈某借款的事实。陈某承认,他与周某及其前妻阿秀是相识多年的朋友,周某因购房资金不足而借款。法院认为,陈某作为周某及阿秀相识多年的朋友,却主张不知道两人已经结婚的事实,与常理不符。且陈某又是房产部门的工作人员,他对抵押房屋相关资料的审查应当更加审慎和便利,他应当能够通过查阅抵押房屋的档案材料获知周某已婚的事实。在此前提下,陈某在周某借款多年后,通过补签合同的方式,在周某离婚诉讼期间对周某与阿秀的共有房屋设定抵押权,存在与周某恶意串通损害阿秀利益的嫌疑。由于无证据证实阿秀对抵押房屋一事知道,或知道而未提出异议,因此,法院认定周某与陈某在周某房屋设定抵押的行为无效。陈某不服,已上诉。

?

新闻1+1

他瞒着再婚妻子给女儿买商铺却意外过世

继母状告继女追索购房款

广西新闻网-当代生活报讯(记者 王斯 通讯员 蔡梦婕) 今年38岁的陆某和老樊是“半路夫妻”,两人于2009年5月登记结婚,老樊和前妻生有一个女儿小樊,婚后小樊和父亲及继母生活在一起。2012年6月,老樊瞒着陆某,擅自使用夫妻共同财产,花27万元给小樊在江南区买了间商铺。谁知到了2013年9月,老樊意外身亡,陆某在整理丈夫遗物时才发现,老樊居然瞒着她给女儿买商铺。

陆某一气之下,将年仅14岁的小樊告上法院。陆某认为,老樊买商铺花的27万元属于他们的夫妻共同财产,在未经她同意的情况下,擅自将大额财产赠与他人,损害了她的权益。陆某要求法院确认老樊赠与小樊的27万元的行为无效,小樊应该全额返还给她。

对于继母的说法,小樊认为,她和继母生活在一起,已形成抚育关系,完全适用亲生父母与子女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。老樊为她购买商铺是合法有效的,而且该房产已经登记在她名下,财产权属已发生了转移,不存在可撤销的情形。

法院认为,老樊与陆某再婚后,小樊一直与两人共同生活,陆某和老樊已尽到应尽的抚养义务。因此老樊为小樊购房时支付的27万元已超出了应尽的抚养义务范围,老樊为小樊支付购房款的行为应视为老樊无偿赠与小樊的行为,老樊与被告小樊之间形成赠与合同关系。

由于该笔购房款属于夫妻的共同财产,法院据此认定,老樊赠与小樊的27万元,属于陆某财产份额的部分无效,因此小樊应该返还给陆某13.5万元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后妻 被告 法庭

上一篇:港媒:上海迪士尼未开园 周边房地产项目涨价35%
下一篇:买主交纳定金房产商涨价 索赔机会成本损失100万

分享到: 收藏
评论排行